不会用剑:那些伪互联网海盗们

2017-09-28 17:22 稿源:TOMsInsight  0条评论
QQ截图20170928172204.jpg我们很难弄清楚时光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每到年底,回首一年往事,有时会有很不真实的感觉。时光可以带给我们波澜壮阔、世事沧桑,繁华落尽、物是人非,经历过时光的洗涤,那些回忆总是像褪色的照片一样丢弃在角落,而我们却无暇回顾,继续专注于眼前。但是,眼前的专注会给我们一个假象:每一场盛宴之后,其实能吃饱的人没有多少,大多数都在酒精的麻醉中,寻找着自我安慰的方法和吹牛的资本。而一次次的盛宴过后,醒来的时候越来越少,真相埋藏的越来越深。专注眼前的繁华总让我们的忘记时光的意义,也总让我们忘记在时光维度上的分析和判断力。在酒精产生的迷幻中,我们都忘却了来参加盛宴的目的所在。一个行业的盛宴更加可怕,它被一只无形的手左右,轻而易举的构建了一个光怪离奇的世界。价值观的导向比酒精的作用更加明显,配合舆论编织的谎言几乎都不用去圆。轻而易举,整个行业都成为一场狂欢,大家开心着,兴奋着,叫嚣着,大家的酒后行为荒诞不经,却又总是能被喝的更高的人追捧吹捧。慢慢的,已经很少有人清醒了,大家忘记了来酒局的原因,但是在极度缺乏社会地位和精神世界的需求引导下和相互间的追捧中,慢慢的进入到一个闹剧阶段。只有时光,在旁边冷眼旁观,也只有时光,明白没有永远不散的宴席,哪怕全民参与。也许大家对上面的场景很熟悉,到了年底,中国互联网的这场盛宴又迎来了一个小高潮,我们很不希望用一个沉重的话题给大家带来消极因素打扰雅兴,所以仅仅从人的角度出发,借用时光的维度,来深入分析洞察下相关的变化。今天我们轻松一下,TOMsInsight分析洞察的主题是:那些,根本都不会用剑的伪海盗们。

什么是海盗手中的剑

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们且不说中国古代哪怕连看考棚,打板子这样的极其小众的行业,都有祖师爷,以及不外传的行业秘密。现代教育从大学开始分科,也是积累一个行业所需要的必要技能的开始,然后一点点的深入下去,在实践中磨练,传承经验,创新并延续,最后用其一生去追求炉火纯青的境界。几乎每一个行业都有其核心的技能和积累,也正所谓是这个行业的专业精神。专业精神是赢得别人尊重和信任的关键:我们更相信著名医院的专家而不是游医,因为我们认为十几年的理论学习和几十年的临床经验带来的专业性要比几个单方靠谱的多;我们更相信著名的学府所以尽全力准备高考或者给下一代准备学区房;我们尊重把一生都奉献给一项事业的匠人们,那些单纯为了其最高境界而朝闻道夕死可矣的建设者和创新者。每个行业都有其技能核心,打个比方就如海盗的技能核心即为剑术一样,一个剑术一般的海盗,肯定赢不来尊重,甚至都无法在海盗圈生存下去,会死于各种与海关或商船卫兵的剑下,又或者是在海盗比武的嘲笑中死去。对于一个行业来说,其核心的技能,也即是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饭碗」,在传统中国是用师徒的方式传承,当时的师傅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地位,而目前以更多样化的方式和更自我驱动的形式的传递。不管怎样,这是一个行业的根基,也是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作为人的主观能动所能发挥力量的根本因素。海盗圈里面那句著名的:「你敢和一个海盗比剑么?」,代表的就是其对其行业的认同,和真正的实力带来的自信心。而互联网行业又是怎么样的呢?互联网海盗手中的剑又是什么呢?

互联网海盗手中的剑

最早的互联网行业,传承硅谷的黑客精神、海盗精神,提倡的是自由的氛围,开放的环境,深度的研究,创新的颠覆。所以早期被推崇的硅谷英雄都无一例外的是技术高手,比如老互联网人可能还记得John D. Carmack,ID Software的传奇程序员,他让大家崇敬的并不仅仅是因为那几款游戏的成功,也并不是Quake和Doom的引擎独步天下,更多的是他对开源社区的贡献,和坚持对自己产品的开源。技术高手和对自由的追逐,构成了早期的硅谷海盗的基本属性。也影响着国内的互联网环境。同样国内早期的互联网环境也是如此,不管张小龙目前有多大名气,应该有很多人都记得当年大众软件杂志的那篇文章,和文章里面他倚在通过海外共享软件赚的钱买的宝马车上的那张图片,不知道激励了多少行业少年。务实的海盗精神,让早期的互联网海盗们非常低调,大家更喜欢在海洋中追逐真正的自由,磨练剑术,寻找宝藏,构建自己的王国,而拿出来比拼的是剑术。这不是一种规则,只是一种氛围。举个例子:在<社交网络>中马克对自己能随便入侵哈佛的网络非常得意,能对绕过安全监控不被发现很自豪,这也是一种当时互联网氛围的体现;比尔盖茨在圈子里面获得在尊重并不是因为微软,更多的反而是basic编译器的速度和效率,但在内行圈子中,微软的anders却一直盖茨的名气更大。甚至「你敢和一个海盗比剑么?」这句话本身都成为了最早的互联网geek圈里面几乎最流行的一句话:对自己剑术的自信,是追逐自由的资本。所以,互联网海盗手中的剑,主要还是技术。逐步的这块自由的海域被打开,互联网的用户越来越多,互联网从仅仅是geek的玩具变成了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一个工具。特别是智能手机生态的打开,带来更多的用户和更多的机会。与此同时,互联网技术在不断的平台化和组件化,技术成本越来越低,对其技术的要求并没有开始时候高。对自由的追求,对未来的定位,以及对改变世界的决心,在另一个程度上成为了一把新的「武器」,乔布斯在一定程度上,以一己之力,把这氛围推高到一个新的高度。但是,仅仅是新的武器而已,就如海盗也会用枪,但是只用枪的海盗还是少见。对技术的追求,对产品的雕琢,对未来的理解,对自由的向往,成为互联网盗版不可或缺的几把「剑」。而在此看来,互联网行业和别的行业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大家都在静静的磨练自己的技能,尽全力去做到专业,去梦想,然后尽其一生去追求。但是,这仅仅是硅谷的情况。到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好像变得大不一样。

国内不会用剑的海盗们

中国互联网有其特殊性,我们经常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互联网行业应该分成两个: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反常规的是,大多数时候前者仅仅是后者的真子集。接着上一段慢慢的分析,中国互联网海盗们,手中的剑是什么呢?早期,和硅谷一样,中国的互联网精英们也都是技术大牛,不仅仅是前面提到的张小龙,史玉柱一个人开发了汉卡,求伯君自己写的wps,各个互联网的大佬们,当初都有一段程序员修炼起,一点点的磨练自己的剑术,寻找宝藏。毕竟穷文富武,那个年代能玩得起互联网的人,出身都不错,还都是有所追求的。大家都在追逐在自由,磨练着剑术,构建着自己的梦想。但没多久,当这块海域打开以后,大量的「海盗商人」开始涌入这块海域,看中的是海盗们追逐的宝藏,商人们有着极强的功利性。本来,那些宝藏可以慢慢的开发,有计划的掠夺,但是已经穷怕了「海盗商人」生怕还留下一点点,甚至想把海域都垄断下来,而且相关的周边,也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功利性规划着。最早的「海盗商人」是那些站长们,利用已经有的网站架构进行养站,各行各业,各种分类,运营聚集人气。接着大家开始开展建站生意、域名投资、各种流量的垄断、各种互推抱团,由于没有技术含量,所以在用户数量上获取门槛并赢得发展红利。接下来由于互联网的技术弱化,各种技术平台化、组件化、甚至最近的云端化。而本身的技术源码的交易在国内又极其流行,互联网的技术门槛越来越低。越来越多的商人进去到互联网进行掠夺,大家前赴后继,吃苦耐劳,用人肉占据弥补技术的缺陷。由于这些商人不敢也没有能力去进入到真正的深海宝藏领域,都大量堆积在浅海处,相互的撕咬,寻觅。凡是出现浅海的宝藏,不知道多少商人去一窝蜂的争夺,大家可以参照前几年的「团购」和最近火热的「互联网金融」,几万甚至几千块买个源码就开业了,但是却很少问津搜索、游戏引擎、数据挖掘等深海领域。当然这还不算结束,互联网商人们用尽了几千年中国商人的精明智慧,在浅海继续打造门槛,明明的浅海,因为人和利益链的因素,变成「水深」的领域。然后呢,继续发挥两大法宝「概念包装」和「忽悠」,这两个近二十年反复在春节晚会上被小品轮番讽刺的因素,继续把从浅海捞出来的贝壳,卖出金币的价格。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点击进入龙8国际,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